当前位置:主页 > 宾馆预订 >

文章标题:周梅森谈《国民的名义》:底本想让李达康腐朽掉_娱乐频道_凤凰网

发布时间: 2017-05-01

周梅森

备受关注的景象级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28日晚迎来大结局。编剧周梅森简直每晚都守在电视机前一集不落地追剧,还会天天监控后盾的收视率。该剧从刚开播的收视率1.5%,攀升到大结局破8%收官,创下了近年国产电视剧收视之最,让他始料未及,而最让他快慰的是,收看人群中超过六成是“80后;“90后;。

身兼同名小说作者和编剧的周梅森,对这部反腐剧的整体呈现满意吗?在他的构思中,剧中那些走红的人物角色是否还有另一个结局?《人民的名义》是否还会有续集?该剧播完之际,南方日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周梅森。

谈创作:遗憾起码的一部剧作

南方日报:这段时光,《人民的名义》成了街谈巷议的“爆款;,更创下国产电视剧收视纪录。在您看来,这部剧敏捷走红的重要起因是什么?全剧的出现后果合乎您的期待吗?

周梅森:整部剧的呈现效果我非常满足,这部剧在我的剧作中是遗憾起码的。我没想到有这么多人爱好看,特别是有那么多年青人爱看。我剖析了一下,原因大略有3个:第一是反腐剧未几,所以大家觉得非常离奇,表现出了一种题材饥渴症;第二个原因,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反腐深得民心民心,老百姓对反腐工作非常关注;第三个原因是这部剧品德很高,从编、导、演,每一块都下足工夫。

我也是这部剧的艺术总监,创作之初我就请求这部剧必需原创,既不能模仿或者剽窃我本人,更不能模拟别人,不要去搞那些桥段。无论是导演、演员、服装、化装、摄影、美术等各方面,我都要求二度创作。例如演员,不是说我教你怎么演,而是要发明性地演,所以演员们都很入戏。例如吴刚演的达康书记,侯勇演的小官巨贪等,一大量表演艺术家演得都特殊出彩,就连魏彩霞、孙连成这些小角色都被演活了。

南方日报:您也提到,剧中良多角色都火了,例如达康书记、育良书记等。从编剧的角度来看,您自认为塑造的最胜利的角色是哪个?

周梅森:从剧本的角度来看,我觉得有三个人物以后未来会留在影视画廊里。第一个人物是李达康,他是这个时期为我们国度改造开放创造光辉成绩,书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党员干部形象;第二个人物是高育良,这个人物代表了很长一段历史时代里一局部干部的形象,是异常典范的双面人;第三个就是祁同伟,这个人物身上有当年路遥的《人生》中高加林的影子,也有《红与黑》里于连的影子,但他既不是高加林也不是于连。

南方日报:现在全剧播完了,有很多剧迷还盘算“二刷;“三刷;。您作为编剧,有没有在剧中埋一些精心安排的细节而大家没有留心到的?领导一下大家回看的时候细心揣摩。

周梅森:有一处是大家不知道的,好比我起初的构想,李达康本来是要腐烂掉的。后来写到一半的时候开了一个探讨会,会上被一位评论家很不客气地提看法说,像这种能干的干部让他腐败掉太惋惜了,提议这个人物不要编成腐败。后来我接收了这个建议,所以前20集感觉达康书记像坏人。

而高育良,原来我是不想让他变坏的,后来想到了师生斗,也是写到中段才开端让这个人物变坏的。这部戏有意思的处所就在于,后半部是人物活起来以后人物本身上演了自己的运气,终极的终局也是目前我感到最公道的走向。人物活了当前,自身性情逻辑抉择的成果,我想这也是好作品的一个标记。

谈尺度:始终在找“最至公约数;

南方日报:有人说,这是“史上标准最大;的国产电视剧。剧中的腐朽官员不仅关涉到副国级,甚至还浮现了信访、强拆群体事件这些“敏感地带;,你怎么看?

周梅森:从创作到播出,我们创作团队,最高检、广电局还有湖南卫视等部分、机构确切倾泻了很多的血汗。这部剧能播出来,阐明党和国家很自负。我是从两个方面来看这个问题的:第一,剧中展示的这些问题时常在我们身边产生,一部表示当代中国生活的电视剧,能躲避这种尖利的问题吗?没有勇气就不要写不要拍。作为现实题材的作品必须把人民看到的感想到的,给一个说明、一个交代,所以片名叫人民的名义。第二,我写这些东西毫不是为了挑唆官民矛盾,我常常想“最大公约数;这个概念,这部作品可能出来就是观众期待、创作空间和创作尺度之间找到了一个最大公约数。

南方日报:在《人民的名义》之前,您创作的《相对权利》《至高好处》《国家公诉》等政治题材作品也引起过很大的惊动。对事实主义作品尤其是反腐题材您有什么样的创作心得?

周梅森:首先,创作要真挚。老庶民都看到的货色,都晓得的东西,你必定要面对。我觉得这部戏最大的成功就是面对了本相。此外,还要斟酌反腐剧可能引发的副作用,所以我们拍的时候就很注意,没有把一些局面搞大,例如剧中大风厂的抵触,没有拍双方恶劣的举措,大火的呈现也有所把持。我也跟团队强调,这部戏涉及很多抵触,镜头千万要谨严留神,让观众感触到的不是黑暗,而是中心反腐的信心。

南方日报:有人认为,《人民的名义》走红以后,会迎来反腐剧繁华的“春天;,您以为呢?

周梅森:反腐剧不好写,也不好拍。假如说仅仅是拍一个案件故事,我认为没什么粗心义。我重复强调,《国民的名义》既不是反腐剧,也不是检察剧,咱们要做的就是一部中国当代社会生活的全息图。要讲好一个大中国的故事,能把当代中国汹涌澎湃的社会生涯、政治生活正确地出色地反应出来,是十分不轻易的。

谈行业:广东“剧本超市;来得及时

南方日报:当初总说缺乏好编剧,您认为是由于人才太少,仍是编剧话语权太小?

周梅森:这个要看什么人,优良的编剧永远都有话语权。如果你是一个不原创性又不具备贸易价值的编剧,没有市场收视率和品牌效应,确定会弱势,这很畸形。我从做编剧以来素来没感觉自己是弱势的一方,从来没感到编剧被欺侮。现在编剧业内有一种不好的风尚,抄袭我们先不说,所谓的桥段现在变成了许多编剧挂在嘴边的常用名词,这非常让人厌恶。现在总说好的编剧奇缺,我觉得加强剧自己才的造就非常主要。

南方日报:广东“剧本超市;近日成破,您认为此举会如何推进影视行业的发展?对广东剧本超市有什么等待跟倡议?

周梅森:剧本是一剧之本,体现着内容工业的程度。剧本创作是当今文艺现状下亟待增强的一块短板。剧本的创作组织波及到方方面面,比方题材的取舍、编剧人才的培育、统一题材开发成片子、电视剧、舞台剧等不同种类。所以我认为,广东“剧本超市;的构建是无比及时的。

南方日报:《人民的名义》会有续篇么?据说您正在写一部小说叫《天凉好个秋》,这部小说仿佛跟《人民的名义》也有关系?

周梅森:肯定会有。然而什么时间出来还不断定。我会用丰富的积聚去创作,觉得它可以经得起读者和观众测验的时候我才拿出来。我不会去诈骗读者和观众。

《人民的名义》剧终时,大风厂和山水团体的官司都没有了结。《天凉好个秋》已经实现了十多少万字,会仍然以大风厂的故事为线索,但内容的重点会放在现在大众关注的金融范畴腐败和国企腐败乱象。